娱乐新闻_明星绯闻_明星资讯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主页 > 文艺 > 他为何是国内最受期待的导演之一? 6 个文艺关

他为何是国内最受期待的导演之一? 6 个文艺关

  刚结束的戛纳电影节上,虽然《地球最后的夜晚》并没有拿奖,但似乎并没有影响很多影迷对毕赣的欣赏和期待,这部影片目前在豆瓣评分 7.7,对国产片来说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成绩。

  如果说,《路边野餐》是“一种诗意地进入凯里的途径”、“毕赣用诗意的表达,与当下失序的生活与时代声气相通,让《路边野餐》充满哲理”,那么,在《地球最后的夜晚》中,毕赣将要讲述什么?更令人好奇的是,毕赣何以成为现在的毕赣?

  19 岁那年,他拍了一支短片《南国》(不难看出对侯孝贤《南国再见,南国》的致敬),然后在校内影展获奖;此后又拍了短片《老虎》、《金刚经》,业内人士的评价不错,但毕业后他还是回老家开了婚庆摄影公司,尽管做了一年即宣告倒闭。

  毕赣的第二部长片《地球最后的夜晚》剧照,主演: 汤唯 / 黄觉 / 张艾嘉 / 李鸿其 / 陈永忠

  随后,他在家乡考了爆破员的执照,他想过在家乡当一名爆破员。好像一直到现在,他都保持着拍完电影后回凯里居住的习惯。

  有各种各样的评论指向毕赣的电影,说它们体现或吸收了“侯孝贤的电影美学”、“更接近王家卫而不是侯孝贤”,具备“贾樟柯、阿彼察邦的电影气质”……大致为我们描绘出了一个诗意电影的影像传统和脉络。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泰国独立导演。2002 年,他的《祝福》获得了当年的戛纳电影节的特别关注单元奖,2004 年;《热带疾病》获得了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奖。

  这三个关键词,同时可以用来概括毕赣电影的部分主题。对他的电影的描述和形容,我们还可以列出一系列词汇,比如说:时间、“新魔幻现实主义”、超现实、诗意、神秘……

  侯孝贤对毕赣的电影美学有直接性的影响,毕赣曾坦言,“侯孝贤的评价比奖项更重要”。拍《路边野餐》之前,他让全剧组的人去看了侯孝贤的《南国再见,南国》。

  现代建筑都很丑,我会规避是因为它不配进入我的影像,但是那些废墟为什么可以进入我的影像?它们不美,但它们是城乡发展遗留下来的生活痕迹,具备感情。

  而《路边野餐》的整体配乐和插曲便出自侯孝贤的“御用配乐”林强之手,其中,《河的另一岸》还是林强在忙完刺客聂隐娘的配乐之后赶制的。

  此外,李泰祥的《告别》、包美圣的《小茉莉》、伍佰的《突然的自我》等一批港台流行曲目,一方面平衡了影片叙境囿于贵州凯里的空间上的闭塞感;另一方面,则为《路边野餐》赋予了一种类似于《南国再见,南国》的躁动不安的形象气质。

  《路边野餐》中陈升骑摩托车的长途段落 ,更直观地体现出毕赣在场景和构图方面对《南国再见,南国》的挪用。

  毕赣的《路边野餐》,原定片名为《惶然录》,与今天有多得数不过来的名言金句散布在网络与社交媒体的葡萄牙著名诗人/作家费尔南多·佩索阿(Fernando Pessoa,1888 年 6 月-1935 年 11 月)的随笔集同名。

  如果有人问我做了什么,我会说:“除了观察事物,什么也没做,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口袋里装有整个宇宙的原因”。

  《惶然录》一书,是费尔南多·佩索阿晚期的随笔结集,都是“仿日记”片断体;是佩索阿的代表作之一。他在随笔中表现出的立场时有变化,有时是精神化的人,有时是物质化的人;有时是个人化的人,有时则成了社会化的人……

  诗歌是我写的,电影也是我拍的,我脑海中对于某种情绪相关的诗,会自动跳出来。诗歌和电影平行,这种隐秘的文本藏住情绪,解放具象的片段,与不同的观众走向不同的交汇处。

  美国文学批评家哈罗德·布鲁姆这样评价佩索阿,他是令人惊奇的葡萄牙语诗人,在幻想创作上超过了博尔赫斯的所有作品。

  原定的片名《惶然录》之后改成了《路边野餐》,与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潜行者》所改编的苏联科幻小说同名。

  毕赣说,直到在学校看了《潜行者》,他才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这么美的事情,可以让我专心去做”,尽管后来他也补充说领悟这部“高度隐喻”的塔可夫斯基经典科幻片的过程并不顺畅。

  前苏联导演塔可夫斯基与费德里科·费里尼、英格玛·伯格曼并称为现代艺术电影的“圣三位一体”,生前担任了 8 部长片和 3 部短片的导演兼编剧。

  瑞典电影大师英格玛·伯格曼(Ingmar Bergman)曾对塔可夫斯基表达过不吝言辞的赞美:

  初看塔可夫斯基的电影宛如一个奇迹。蓦然间,我感到自己伫立于房门前,却从未获得开门的钥匙。那是我一直渴望进入的房间,而他却能在其中自由漫步。我感到鼓舞和激励:终于有人展现了我长久以来想要表达却不知如何体现的境界。对我来说,塔可夫斯基是最伟大的,他创造了崭新的、忠实于电影本性的语言,捕捉生命如同镜像、如同梦境。

  这本书的作者斯特鲁伽茨基兄弟,哥哥阿卡迪以翻译日本名著而闻名,弟弟鲍里斯为天文学家;从 1957 年起,他们开始了联袂创作的崭新模式。

  外星人造访太阳系,在地球上留下了一片辐射强烈、污染严重的“造访带”,一切从此开始。然而,仍有一些人甘冒生命危险私自潜入,他们是赏金猎人,是潜行者,游走在寸草不生、危机重重的造访带里,为人们趋之若鹜的高科技外星垃圾不惜献出生命。

  小人物们在造访带附近上演悲欢离合,无论他们怎样挣扎,也逃不脱现实生活的藩篱,存在主义的生命观。

  《地球最后的夜晚》是毕赣的第二部长片,片名与智利诗人、作家罗贝托·波拉尼奥的首部短篇小说集仅一字之差。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由十四个故事组成,大部分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叫做“B”:智利者,在南美和欧洲漫无目的地游荡,串起了他同时代的其他人的故事,几乎都是在生活中理想破灭的一代人,如何挣扎于边缘,困于梦魇。

  《路边野餐》显然缺乏波拉尼奥亲身经历过的动荡又洋溢着热情的时代背景,然而,主人公陈升为了母亲的遗愿,踏上火车寻找弟弟抛弃的孩子;去镇远县城的路上,他来到一个叫荡麦的地方,似乎经历了过去、现在和未来,他重新思索起自己的生活。

  陈升的时间体验、精神底色似与《地球上最后的夜晚》的主人公们有几分相似;电影海报的主视觉部分,主人公没有表情的面部轮廓、疏离的字体和色块填充的画面为此添加了另一则佐证。

  其实早在 2012 年,毕赣就拍了一部长约 22 分钟的短片《金刚经》,大概的剧情是:陈升和老歪来到约好的插着木桩的河边等“花和尚”,木桩上刻着《金刚经》,陈升猜想风吹过的时候,四周内将得到超度。

  《路边野餐》中,陈升在去镇远县城的路上,来到一个叫荡麦的地方,那里的时间不是线性的 ,人们的生活相互补充和消解。他似乎经历了过去、现在和未来,重新思索了自己的生活。

  正如《金刚经》所言,“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毕赣实际上建构了一个以人的情绪、感知系统和记忆为依据的时间结构,而“诸心皆为非心”,从而推翻和消解了我们日常的、物理的、线性的时间观念。

责任编辑:admin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